全新P2P大型色情电影门户站_好了AV_全面开放
家教老师的菊门开发

市大学生找家教,一般都不怎么去中介或者贴小广告。他们拿张纸用马克笔写上家教,再在下面备注擅长的科目,可以教多大的小孩,然后往市中心过街天桥旁的新华书店门口一站,接着就是等路过的家长们前来询问了。有些懒惰的家伙甚至会大咧咧地只写家教二字,就像乐可的同学。

没站多久就来了一个家长,中年男人穿衣举止看起来非常文雅。他在车上就看到了乐可同学手里的牌子,可是停车下来问的是乐可。

“这位同学,你擅长哪些科目”

男人的好像比身边虎背熊腰的同学还要高一点,他盯着乐可问。

乐可连忙摆手,指了指身边的同学,告诉男人要找兼职的不是自己。

男人笑了笑说,儿子脾气太火爆,找个同样五大三粗的老师怕合不来,像乐可这样斯文的最好。他又说,价钱什么的好商量。

乐可犹豫地说不是钱的问题。

同学在一边有点哀怨地看一下男人,再看一下乐可,最后居然投入了和男人一起说服乐可的工作中来。在两个高大的男人的劝说下,乐可还是答应了。

等留下联系电话和住址后,乐可才明白同学为什么刚才会那么热情。雄壮的哥们儿一把搂过乐可肩膀,要乐可请吃大餐。坚实的臂膀让乐可有点心猿意马,就答应了。

请乐可做家教的男人姓冯,是个老板。他的儿子叫冯虎,今年高二,体育生,长得也是人高马大,棕黑的皮肤和发达的肌肉使他看起来很有爆发力。冯爸爸介绍乐可的时候,冯虎沉着脸一言不发,只在最后挑了下眉毛“哦”了一声。

这次气氛沉重的会面使得乐可以为日后的相处会很艰难,他满怀期待,甚至已经编好了辞职的理由。没想到教功课时,冯虎却意外地很配合。因为是特长生,所以他的成绩并不太好,头脑也不怎么聪明,但是每次补习时都很认真,喊乐可老师时也很诚恳,乐可也愿意一遍遍为他讲解数学公式和英语语法。甚至,会在讲解时默默意淫少年强壮发达的身躯。

从上次收到陌生号码的消息到现在,时间已经过去两个多月了。每隔几天,男人们都会把他叫过去,再狠狠地轮奸一通,最少的时候是两个人,最多一次是六个。刚开始乐可还是有点抗拒的,也哭着求过男人们删除那些不堪入目的照片,但是只要给他一抹上药就什么都不在乎了,满脑子只想着张开双腿让肉棒的操干。到后来即使不抹药,被开发得极其敏感的身体也会快感连连。现在乐可的身体已经离不开男人们的肉棒了,如果隔几天没有得到充分的疼爱,后穴就会奇痒无比,饥渴难耐。

而今天距离上次被操已经过去快十天了,手机却一点动静也没有。乐可并没有存下那个电话,他只等着男人们主动联系。随着一天天的等待菊穴也越来越痒,让他难以忍耐。今天在来做家教之前,乐可已经在厕所狠狠地挖过一通那搔痒难耐的小穴,射出不少精水。但是现在看来,他所做的远远不够。

冯虎的卧房乱得就跟绝大多数男生的房间一样,乐可将书桌上乱七八糟的杂志小说漫画扫到一边,打开冯虎这次月考的试卷,和上次相比惨烈程度稍微要好一点。他皱着眉头看卷子,努力忽视后穴一阵阵的空虚。

“你看这个地方就不能用这种时态,它表示的语境和整个句子前后不搭。”他从冯虎手中接过笔。这种大容量中性笔的笔杆又粗又滑,乐可克制住心中的欲念,在错误单词旁标注了正确的形式。高大的少年凑过去认真地看着。乐可总觉得冯虎不是在看他在写什么,而是在看着他微红的耳垂、裸露在外的脖子、隐约凸起在上衣之下的乳头、还有被衣摆遮住的半勃起的分身。他下意识地动了动腰,侧头看了少年一眼,对方只不过是在专心看着试卷而已。

“怎么了,老师”冯虎也抬头看他。

“没什么。”乐可低下头,为一瞬间心中的邪念而羞耻。他居然会幻想他的学生把他按在这张桌子上,用火热的大肉棒狠狠贯穿他饥渴的小穴。但是这样的念头一旦起来就无法消灭,乐可的脑子里时不时就闪现过男人们玩弄他的身体的场景。他努力把注意力集中到试卷上,尽量让自己不要去想那些事。

“这个词在这里作插入语,表示的是强调主语。”

喜欢哥哥的大肉棒吗,想要我怎样插你自己坐上来吧。

“选项A很有迷惑性,遇到这种题型要仔细看清楚,不然就选错了。”

乖乖地含好,哥哥等会保证插得你爽上天。

“恩……这段话的意思是……”

小骚货,把腿张开,让哥哥们看一下你是怎么抠你那小骚穴的。

“……”

我还要,快点,插进来,操烂我的小穴!好痒,我要受不了了!

“老师,你脸好红,没事吧”少年关切地看着乐可。

乐可回过神来,他现在燥热难耐:“没事,有点热而已。”

“今天是有点热,我去开空调。”少年起身关上门窗,他还贴心地给乐可倒了杯水。乐可接过来抿了一口,继续给他讲题。空调的冷气渐渐降低了房间里的温度,但是降不了他身上的燥热。

少年伸手想拿桌上的零食,却不小心打翻了乐可手边的水杯。哗啦一声,乐可从胸口以下全湿了。

“哇啊!对不起!”他连忙道歉,乐可提起t恤被泼到的部分,冰凉的水沾到身体的瞬间引起一阵战栗。他看了看身上,白色的衣料沾水之后就变成了半透明,连身体的轮廓都若隐若现。他实在不想挺立的乳尖暴露在学生的视线之下,即使那个学生外表看起来已经是个男人。

冯虎急忙扯过抽纸要给乐可擦水,乐可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。那团纸巾顺着水迹擦过胸口,小腹,乐可觉得有几下拿着纸巾的手指拧到了自己的乳头。少年的手一路向下停在了裤裆那里。

“老师的这里……”少年抬起头,表情看起来有点惊讶,接着他微笑起来,“…好硬。”

少年的手掌很大,很轻松就把他发硬胀痛的阴茎包覆在手中揉搓,指尖还熟练地摩擦顶端的小孔,他还用另一只手抚弄着乐可的两只睾丸。觉得阴茎顶端湿答答的很可爱,少年俯下身轻轻叼住。

“其实从一开始见到老师,我就想对老师这样了……”少年将他的花茎上上下下舔了个遍,他一边舔一边说,浅色的阴茎又没入他的口中,看起来淫靡极了。

“老师知道吗一看你的样子就知道你一定很淫荡,小穴一天没被操就痒得不行对吧。”少年津津有味地吞吐乐可的花茎,乐可抓住他的头发,凌乱地喘息,不知道是该推开还是按下去。

“偏偏你还总是一副假正经的样子,从进门开始我就知道老师的鸡巴一直硬着。”少年加快了速度,用力地吸着嘴里涨大的阴茎,将喷射的精液吞得干干净净。

“味道好淡,来之前玩过了吗”少年邪笑着吻住他的嘴唇,乐可尝到了他嘴里残留的精液。他狂乱地回吻这个少年,不,是这个男人。他肌肉健硕身材高大,他粗大滚烫的阴茎正隔着薄薄的布料摩擦自己空虚的花穴。乐可丢掉了剩下的羞耻,他抬高腰部,好让男人的手指能够顺利插进饥渴已久的后穴。已经溢出不少淫水的小穴马上吸住了侵人的异物,手指的触感让少年有些不可思议。

“第一次玩到自己会出水的小穴,老师好棒。”他边说边轻轻在里面抽插,滑腻的淫水马上沾满了手指,弹性十足的肉壁更是让他留连忘返。

乐可也察觉了少年根本不是他以为的那样老实,但是也无所谓了,男人的手指在后穴里搅得快让他受不了了。他站起来趴在桌子上,高高翘起屁股,已经解开的裤子从腿根滑到膝盖,露出湿漉漉的花穴,“快点,插进来。”他轻声说。

冯虎即使再老练,也毕竟是个血气方刚的少年,哪里禁得住这种挑逗。他扯开绷得发疼的裤子,一把插进去,顶得乐可浑身发软,死命咬牙才没叫出来。

少年的技术其实并不是很好,但是力道很足。他胡乱抽插,四处乱顶,爽得要哼出声来,他扣住乐可的一把细腰,贴在他背上,摇摆着强壮的腰部,抽插不停,一边轻声赞叹:“老师的小穴好棒,夹得我快爽死了。”

乐可被插得说不出话来,他也不敢发出一点声音,叔叔和阿姨都在家里面,乐可实在不敢想象这幅淫荡的样子被发现会是什么后果。这种偷情一样的快感让两个人更加兴奋,卧室里迷漫着一股淫靡的气息。

“咚咚咚”卧室的门被敲了几下。此时二人抽插得正是酣畅。少年挺腰大力操干,插得如痴如醉,乐可抬起屁股,爽得欲仙欲死。听到敲门声他惊得嵴背一僵,插着肉棒的小穴也顿时一紧,吸得少年不由得一声闷哼。

“别夹这么紧,我锁门了。”少年压低声音对乐可说。他对着门大声问:“做什么”

“小虎,累不累,要不要休息一下”冯妈妈在门外关心地说。

“不用了,老师讲题蛮有趣的,一点也不累。”知道是母亲敲门,冯虎也就不那么紧张了,他又托起乐可的腰抽送起来。没想到他在这个时候还要乱来,乐可用力挣扎,结果被狠狠顶了一下,刚好顶在花心那点,胯间顿时一阵酸软,乐可一个没忍住,闷哼出声。

“小老师怎么了,是累了吗”可能是听到了声音,冯妈妈问乐可。

冯虎又在乐可里面捅了捅,乐可一边瞪他一边回答:“不要紧,刚打了个喷嚏…开,开了空调,房间有点,干。”他忍耐着不断被操干的后穴传来的快感,尽量完整地说完一句话。

“哦,那想吃点什么零食吗,我给你们端过来”

“不用劳烦您…了…里面还…还有。”少年摸清了门道,一下下顶撞着花壁上最敏感那点,甚至坏心地用龟头抵住转圈,抵得乐可频频收缩后穴,已经快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。

“那就好,小虎,妈妈出去有点事,冰箱里有酸奶和雪糕,记得拿给老师吃。”冯妈妈说。

“妈妈再见!”冯虎朗声回应,狠狠将肉棒捅进乐可收缩不停的小穴,插得乐可轻唿一声,浑身颤抖达到高潮,精水射得到处都是。

“嘿嘿,酸奶和冰棒老师正在吃呢。”冯虎一边享受着肉壁紧缩抽搐带来的快感,一边更加用力地在乐可体内耸动,射了一股又一股。

冯妈妈高兴地出门了,她不知道儿子关着房门正和请来的老师颠龙倒凤,插得老师汁水横流。泄过一次的阴茎刚拔出来,满满的精液就从没来得及闭合的肉洞流出,一直流到老师的小腿,滴到地板上。她也不知道接下来儿子和老师又在床上搞了一回。新请的那个长相斯文秀气又可爱的小老师骑在宝贝儿子身上,淫荡地摇晃着屁股,用红肿的小嘴吞吐着儿子粗大的阴茎,交合处淫液飞溅,甚至弄脏了刚换的床单。她更不知道看起来非常老实的老师会是这样淫荡,被儿子操得射了一回又一回。

上一篇:上一篇:骚动的欲望  
下一篇:下一篇:少妇的激情
24小时在线宾馆监控录象播播-P2P在线电影在线电影(进入) 网址发布系统(立即下载) 加入收藏
看AV  www.haodd187.com